www.53669.com:赶花的人

您当前位置:网上赌博 > 文学 > 伏牛 > 正文  发布日期:2018-04-11  作者:冯敏生

  他们是放蜂人,几乎一生都在追赶着似锦的繁花。

  进入春天,山野里的花朵们,赤橙黄绿青蓝紫,都像赶集似的,不约而同、漫山遍野,纵情地绽放。驱车行走在灵宝市朱阳镇弘农涧河岸边,尤其那洁白如雪的槐花,层层叠叠,如汹涌澎湃的雪浪,浓郁的香味沁人心脾。来自外地的放蜂人,伴着槐花的芬芳,纷纷在河岸边扎下了一顶顶帐篷。

  在弘农涧河岸边,我特意拜访了来自豫东的生子哥和他的妻子花花,他们是为追赶槐花而来。他俩在腊月间从家里出发,带着他们的“蜂兵蜂将”,去巴山蜀水的四川盆地赶油菜花,然后在二三月间转移到八百里汉中平原赶油菜花,之后四五月间去豫西山区赶槐花,六月里再到甘肃等地赶紫苜蓿花、荞麦花,或者到陕北延安赶酸枣花、荆条花。如此,每月赶花转移一个地点,就像候鸟一样,由南到北,周而复始地迁徙。

  生子哥大学毕业后,曾在一家报社做摄影记者,他喜爱文学创作和摄影。一次,他在下乡采访一位五十多岁的四川放蜂人时,那位放蜂人独特的人生经历,令他感触很深。于是,生子哥不顾家人反对,毅然从报社辞了职,加入了放蜂人的队伍。那时,他刚刚二十五岁。

  在生子哥放蜂生涯的第三个年头,在四川赶油菜花时,遇见了比他小三岁的妻子花花。那时,年轻漂亮的花花刚从师大美术系毕业,在重庆一所学校当美术老师。那天,她刚好来到生子哥放蜂的油菜花地边写生。生子哥记得,花花身穿碎花白衬衫、牛仔裤,披着一头乌黑的秀发。一阵清风吹来,油菜花随风舞蹈,金灿灿的一大片,宛如金黄色的油彩渲染成的一幅画,画中的青春女子花花,更加妩媚动人。如此,他们相识了,一来二去,两人相爱了。结婚后,因为他们志同道合,都喜欢追求宁静、闲适的自然生活,于是,花花也辞掉了美术教师的工作,与生子成了职业放蜂人。

  每次赶花时,他们总带上他们放蜂的全部家当,满载着他们上百箱的“蜂兵蜂将”,还有一顶迷彩帆布帐篷、一辆黑色皮卡车、一只叫做“旺旺”的德国灰色牧羊犬,再加上生子哥的宝贝长镜头照相机、笔记本电脑,还有花花写生用的画板、颜料等。他们总趁着蜂儿归巢时去赶花,于夜幕降临时,便上路了。经过夜间的奔走,当晨曦微露时,他们就会赶到下一个繁花满枝的目的地。当绚丽的朝阳浸满山岗时,他们就在山脚下潺潺的小溪旁,安营扎寨。他们先要精心摆放好蜂箱,然后搭起帐篷,支起灶具,竖起太阳能电池板。尤其这电池板,大有用处,可以为照明和看电视供电,还可以帮助他们在小冰箱内储存食物。中午时分,他们丝毫不能偷懒,顶着骄阳,夫妻互相配合,忙碌着采集蜂蜜,摇蜂蜜装罐,等候当地人前来收购蜂蜜。

  闲暇时,生子哥总是扛着他心爱的相机去摄影,花花也会展开她的画板画画。他俩每赶一处花地,拍摄下的每一张照片,描绘的每一幅画,都记录着他们放蜂道路上的艰辛和快乐。晚上,寂寞的帐篷内,生子哥在写作,花花或看电视、或听音乐、或用手机在朋友圈秀照片,让全国各地的朋友们也分享他俩放蜂的幸福生活。生子哥曾对我说,他们计划利用赶花放蜂的时间,游遍祖国的名山大川,他要创作出版一部《放蜂游记》,配以精心拍摄的照片,献给那些不辞劳苦、辗转南北的放蜂人。花花也有她的梦想,她说要以放蜂人的生活为主题,举办几场个人油画展呢。

  生子哥说,他们的生活是浪漫的,每到一处赶花地,总能欣赏到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,领略到芬芳飘溢的花朵独有的馨香。比如那灿烂如金的油菜花、洁白如雪的槐花、浅紫秀气的苜蓿花,还有淡黄素雅的一串串酸枣花,另外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花朵。这些花朵们,偎依着他们,簇拥着他们,一树树,一簇簇,姹紫嫣红,竞相绽放于他们的视野。那成千上万只可爱的小精灵,在鲜花丛中“嗡嗡”地闹着,唱歌、舞蹈、采蜜。每晚,他们总是枕着甜蜜入睡的。

  花花说,养蜂是一项“甜蜜”的事业。那些水白色的槐花蜜,琥珀色的枣花蜜,浅琥珀色的紫苜蓿蜜,还有黄亮亮的油菜花蜜和荆条蜜,正是这些“琼浆玉液”,充盈着人们甜蜜的生活。

  离开时,我问花花:“你和生子哥赶花放蜂辛苦吗?”花花莞尔一笑说:“咋不辛苦?可幸福都是干出来的,我们年年都在山南海北辗转,从认识到现在,从来没分开过,只要我们在一起,就能享受到生活的愉悦和浪漫,体验到人生的幸福和甜蜜,哪怕辛苦些也值得!”

  夕阳西下,我在返回的途中,阵阵花香袭人,归巢的小蜜蜂在我眼前飞舞,此刻,我恍然觉得,我也成了一名幸福的赶花人了。


 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