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ww.mgm3306.com:杏花辞

您当前位置:网上赌博 > 文学 > 伏牛 > 正文  发布日期:2018-04-11  作者:高鹏远

  走进春天,走进那一片风情世界里,只为让我缱绻的杏花。

  春日灿若云霞的繁花里,我尤喜杏花,不因那流传千载的诗文,不为追随世人流俗的脚步。

  只是喜欢,无端的喜欢,没有缘由。

  “小楼一夜听春雨,深巷明朝卖杏花。”“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“绿杨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”杏花明艳在这些数不尽的千古诗章里,摇曳千年,明艳千年,芳菲千年。

  杏花摇曳在水云流转的时光里,明媚着每一个惠风和畅的春日。

  杏花的美是不同凡响的,非俗艳的花朵可比。

  我至今都清晰地记得故乡村前南岭上的那一大片杏林,在细软的春风里灿然怒放的情形:那一大棵一大棵的粉白花朵,连成一片粉色的花海,随风舞动,暗香清扬。宛如一群身着素纱的青春女子广袖舒展,为着春天的到来,踩着鸟儿的管弦清响,舞动起风华绝美的舞步。

  彩蝶来了,蜜蜂来了,各种不知名的鸟儿来了。它们飞舞在杏花间,对歌清唱,把对春的喜悦传递。它们和这明艳、热闹的杏花一起组成一幅大美的乡村写意画。

  最美的是下点微雨,杏花像被洗濯过的少女俏丽的脸,愈加清新素雅,美不胜收。在沁凉的微雨中,在如烟的薄雾里,杏花影影绰绰,迷离朦胧,别是一番动人的风情。我喜欢在这样的天气踩着乡间小路的软泥去看杏花,站在含香凝露的满树繁花下,站在悠然飘落的杏花雨中,我感觉自己俨然已成了满树繁花中的一朵,在清风微雨中和春燕一起呢喃,和蜂蝶一起翩跹,和这个春天一起眺望远方。

  我喜欢杏花。我常常想,杏花是该和世间的一种女子相契合的。她委婉、素淡、安恬、洁净、与世无争,却从不乏骨子里内敛的风情和妩媚。

  杏花的美是从形式到内容的,它不比那些名贵的观赏性花卉,繁花已过便再难有飞姿流韵的生命精彩,它不同,繁花落尽之时,还会给我们奉上黄澄澄的收获。

  关于杏花的记忆总是那样的温暖,温暖来自故园老院的那一株杏树。老院里有双鬓花白的老祖母,她的白发和这杏花一样,她守着一树杏花,盼着我在每个春天归来。多少次的期盼,落花成冢,我归期遥遥;多少个黄杏压枝的盛夏,守望在故园的老祖母,把那一树的香甜为我留。

  春天了,故园杏花怒放,那一片芳菲的花海,是我抵不住的美丽风景。

  杏花开了,召唤着我走向春晖的田野。

  杏花开了,回故乡,故园香风清扬。


  打印